优汇网博客

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资讯 > 正文

资讯

在什么情况下,时针会逆转?

reenva2020-09-10资讯90
你们见过逆转的钟吗?我见过,就在我再次梦到我哥的那天,2020年02月21日,凌晨一点。我害死了我哥。年仅8岁的我,仅仅为了一个玩具,就设局淹死了对我关怀备至的哥哥。我永远也无法原谅那么自私的我。这些
你们见过逆转的钟吗?我见过,就在我再次梦到我哥的那天,20200221,凌晨一点。


我害死了我哥。年仅8岁的我,仅仅为了一个玩具,就设局淹死了对我关怀备至的哥哥。我永远也无法原谅那么自私的我。这些年来,我陷入了抑郁症的泥淖里,无法挣脱。

当年我哥死后,大伯和伯母没有选择再生孩子。前年,伯母也因为癌症去世了,只留下孤苦伶仃的大伯一个人在老家生活。

正在我思绪万千的时候,一通电话把我拉回了现实。

竟然是大伯打来的。

“小楠,我是大伯,我在城里找不到路了,实在没有办法了,不好意思了这么晚打给你。”

大伯的声音带着无奈和愧疚,让我不由得一阵心疼。

“伯伯,你在那里别动,等我来找你。”我立马掀开被子坐了起来,“你怎么这么晚了在城里啊?”

“大伯来城里看胃病啊,不认识字找错医院了,这一来二去就......”大伯顿了一顿,“本来不该麻烦你,我自己打车就好了,但是你也知道大伯家......”

我当然知道,大伯岁数大了之后,一直都过着清贫的生活,不要说打车,平时肉都不舍得买。想到这里,我立马拉开房门,准备开车去接大伯。

电梯慢悠悠地从一层上到十三层。

电梯门一开,我吓了一跳。电梯正中央站着一个戴着口罩的老婆婆,她全身上下穿着一身黑,左手臂别着白色布条,整张脸都藏在斗篷的帽子下。

我战战兢兢地走进电梯,按了负一层。联想到最近疫情如此严重,难免会有患者离开人世,只是没想到我们小区也已经有了。想到这,我情不自禁地往电梯边缘挪了挪。

“你哥那么对你,你怎么下得了狠手啊?”

我的脑袋顿时“嗡”了一下,转过身去不可置信地看着那个浑身黑衣的老婆婆,一下子说不出话来。

“你...你怎么...你是谁?”我下意识地退后,靠在了电梯门上,整个人几乎要软倒了。

“小伙子,你说什么?”老婆婆抬起头,露出了她充满疑惑的双眼。看样子,她刚刚好像根本没有说话。

“没...没什么。”我转过身去,心里却紧张的要死。

这该死的电梯,终于到地下室了,我仓皇地朝车位的方向跑去。

在车里缓了好久,我的情绪才稍微平复下来。没想到,我已经到了幻听的地步......

我发动了汽车,朝着大伯和我说的那家诊所而去。说来也巧,我之前正好在那家诊所看过病。

接上大伯到家,已经是早上六点了。我怕大伯饿着胃病会加重,于是给他下了碗面,大伯却坚持要我和他分着吃。我俩吃完面,我设了个闹钟,就睡下了。

再次醒来的时候,天都黑了。我是被电话打醒的,迷迷糊糊之间,我听到大伯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。
黑袍老人1.jpg

“小楠,我是大伯,我在城里找不到路了,实在没有办法了,不好意思了这么晚打给你。

我一下子清醒了,什么情况?我连忙看了看手机,天哪,时间赫然显示着:2020年02月21日,凌晨一点。

我懵了。

“大...大伯,你是不是在梦可心理诊所?”我的声音有些发抖。

“你怎么知道?”大伯疑惑道。

我浑身发麻,只觉得嘴里发干,大伯现在还在外面,难道我之前是做了个梦吗?

挂了电话,我飞奔出门。电梯慢悠悠地从一层上到十三层,一切都和梦里的一模一样!

电梯门开了,里面站着站着一个戴着口罩的老婆婆我颤抖着走了进去,电梯门缓缓地关上,我紧张地盯着她。

“小伙子,你有事吗?”老婆婆开口道。

“没...没事。不好意思。”我挠了挠头,“我只是...”

我梦境里的事,竟然都一一发生了。

就在我出电梯的那一霎那 ,身后传来了老婆婆的声音。

你哥那么对你,你怎么下得了狠手啊?

我的脑子一下子就炸开了,我震惊地回过头,却发现电梯门已经关上了。而那老婆婆的声音,还回荡在我的脑海里。

我浑浑噩噩地开车找到了大伯,他站在诊所的门口,和梦里的场景一模一样。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言语,来形容我此刻内心的恐惧了。

当我又一次在床上醒来的时候,是20200221凌晨一点,又一次被大伯的电话打醒。

“小楠,我是大伯,我在城里找不到路了,实在没有办法了,不好意思了这么晚打给你。

我颓然地放下手机,我终于明白了,我哥要来报仇了,他要把我困在这一天,反复地提醒我就是当年的杀人凶手!

“大伯,我...我刚刚做了个梦。”

“傻孩子,不要委屈自己。”大伯笑了笑,“再说你现在身体状况也不好,要注意身体,照顾好自己。”

“好的,我会的。”

这一次,挂完电话,我没有立马出门去接大伯。

因为我有一个事情要确认。

后悔1.jpg

发表评论

评论列表

  • 这篇文章还没有收到评论,赶紧来抢沙发吧~